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她做我的情人
她做我的情人

她做我的情人

故事发生在西安,一个很古老的城市。
我第一次来西安的时候,才18岁,那是爲了读大学。后来在大学认识了我老婆,关系一直持续下去,虽然有时候也争吵,最后还是迈入结婚的殿堂。现在我老婆已经怀孕了,关于我和她的故事,我不想在这叙述,我现在想讲另一个女孩子的故事。
她的名字叫章儿,很抱歉,我在这用了个假名。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19岁,我26岁。我们是在上网的时候认识的。那天我加上她后,就问她,愿意聊性不,于是我们就开始了彼此都认爲是痛苦的生活。
那天她打开视频,我看见她的样子,并沒有惊艳的感觉,也就是邻家一女孩子。她告诉我她有老公,现在两人在同居,所谓同居也就是她老公经常去住在她那。我问她做一夜情不,她很遗憾的告诉我,爲什么昨天沒有说,因爲她昨天想做,虽然她沒有做过。就这样我们反反复复,最后她还是沒有答应做。但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,实际上当时我对她并不抱有什么希望。
却沒有想到,在第二天,收到了她的短信,她说想做我的情人。我的第一反应认爲她是个骗子。于是我就告诉她,我很喜欢女孩子用嘴让我舒服,来试探她的反应。她回信息说:「可以,但是不知她的技术好不好。」接着她又说:「她会有什么好处呢?」我反过来问她:「你想要什么好处呢?」到此,我们结束了这一天的聊天。
我们第一见面的时候,距离那天已经是半个月了,中间的事情纷纷杂杂,如果有机会会在以后的章节中讲述一下。那天我们见面是在秋天,天气有点阴凉,和现在的气候差不多,黄昏的时候风吹在人的身上,会感到凉飕飕的。我来到她身边的时候,她已经站在树下等了我很长时间,想起来真是很抱歉。当时太阳已经下山,天空灰蒙蒙的,后来就深黑一团。旁边的几个路灯倒是光闪闪的。后来我们一起去了肯德基,她吃了一个汉堡,还喝了一杯橙汁,再后来我们来到房间。
做爱之前,我们还去沖了澡,当时水不是很热,房间的暖气也不是很热,我很愤怒,就又穿上已经脱掉的衣服,去找老闆。老闆倒是很爽快,答应马上就加大暖气供应,而实际情况却是,房间温度一直沒有什么变化。后来由于一直在被窝和章儿缠绵,也就懒的和老闆去磨嘴皮。
关于和章儿做爱的细节,我不想多说,不过她却给我一定的刺激。我刚进入她身体的时候,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然后对我说:「幹我。」我当时就愣了一下,在她之前,我虽然也接触过好几个女孩子,却第一次遇见这样直接的。做完后,她对我说:「你喜欢骚货不?」
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,就是在我们做的过程中,她男朋友打过来电话,当时他在外地,我们停止了运动,章儿就开始和他聊天,语气有点冷淡,但是过程很镇静,我就把下面凑到了章儿的脸边,章儿看了看我,就一口含住,然后一边通话,一边做动作。
以前我是不会这样做的,也从来沒有这样想过,那是我和另一个女孩子做爱的时候,她的电话响了,当我礼貌的退出,准备等她接完电话后再进入,沒有想到她却一口含住,当时让我很刺激。所以章儿对于我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女孩子,而我对章儿也许是第一个,当然我沒有问过,但是在以后的谈话中,我感觉出来的,当然至于是不是,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了。
其实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章儿的时候,是让我很吃惊的,她和视频上的样子有很大的差別。现在很多女孩子在视频上是个美女,但是现实中却是丑不可言,但是章儿是个例外。她身材纤细,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一直喜欢瘦瘦的女生。她的样子很清秀,感觉是邻家的妹妹。如果我只见到她,而后来沒有和她做爱的话,我是绝对不会想到,她在床上是很疯狂的。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我们第二次做爱,是在我住的地方。
我见到章儿后,她对我说:「去你那吧。」我现在想起来,也许她对第一次做爱的地方不是很满意,也许是不想让我再花费房钱。
我当时就租住在一个城中村的房子,住在2楼,有一个房间,还有一个客厅,外带厨房和卫生间。房间只有一张床,是个双人床,还是我以前在外地读书的时候,我老婆自己去买的,当时我们还沒有结婚,她就住在集体宿舍,一般周末才在我那过夜,她却沒有想到那却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地方。
我和章儿来之前,还去买了蛋糕,因爲她告诉我她很喜欢吃蛋糕,尤其是奶油的那种。在那张双人床上,我把蛋糕涂在我身上,章儿都会去吃掉,而且是添的幹幹净净,我本来也打算涂在章儿的全身,用舌头给她快乐,但是最后,只是涂在她的胸部。
我现在想起来,才知道我当时的动机并沒有章儿那么单纯,而我只是一个利用者。所有的悔恨与忏悔都是在冷静之后,独自一人思考的结果,对于我和章儿的故事,也是我很多天反复纠结的産物,她一直要求我写我们之间的故事,我一直在拒绝,而今天我在写,她却不知道了,我也不想让她知道。
章儿的胸部不大,但很结实,是我喜欢的那种,有一次我亲她胸部的时候,她对我说:「我最喜欢人吃我咪咪了。」我和章儿的一个默契之处在于我们亲吻的时候很长,花样很多,舌头在彼此口中纠缠,有一次竟然亲了15分锺,这创造了我亲吻的记录。
在接下来的一次做爱中,我和章儿约好晚上,但是早上的时候,她发来信息说:「她不能来了。」我问她原因,原来是她大姨妈来了。我就很郑重的告诉她说:「我们见面又不是爲了做爱。」这是一句连我都不相信的鬼话,章儿却相信了,晚上她到我这来,我抚摩着她的头发,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务,持续了半夜时间,最后沒有出来,结果第二天还是要求她继续。
我在这不能不说,章儿是我遇见女孩子中,口舌服务最好的,她会把分身含在口中,然后螺旋式的上下吞吐,尤其深喉时间非常长,她还会照顾到我的蛋蛋那,我当时就认爲章儿的男朋友调教手法十分出色。我就很好奇的问章儿关于她男朋友的事情,章儿告诉我,他很喜欢剃毛毛,所以章儿下面很长时间是光光的,我就告诉她,我也要修剪毛毛。章儿很爽快的答应了,但是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做,一直到现在。
回忆总是很痛苦的,更多回忆痛苦的本身在于失去,而失去的东西却如海市蜃楼一样,在你脑海看得见,却摸不到。我现在还和章儿生活在一个城市,只是不在见面。我知道她住在哪,她也知道我现在的住所,也许只是对方无法忘却过去,所以一切都不是那么释然了。
今天看了一篇文章是说深喉的,说深喉其实就是1975年美国的一个情色篇,英文名字叫Deep throat,当时被20多个州封杀。看来所谓的美国也并非是想象中的开放,至少在1975年。
有一次我和章儿一起回我住的房间,经过一个小胡同口,那是一个大约有近500米左右的胡同,宽度有1米5左右,在西安这样的胡同很多。那天天色已黑,大概是晚上9点多,我和章儿走在了路中间,我对章儿说:「现在沒有別的人,赶紧亲一下。」
章儿明白我的意思,就迅速蹲了下去,把我掏出的下身,含在口中,来回在口腔中运动。当时感觉特別刺激,四周无人,整个胡同有一个女孩子在爲一个男孩子做Deep throat,大概做了有一分锺,毕竟担心被人发现,终归不是一件好事情,终归不是正大光明在光天化日下的举动,但是这一刻,我一直记得。
回到房间内,我感觉在胡同不过瘾,刚闭上门,就把章儿往我身下拉,章儿很卖力的在讨好着我。我感觉不到在她口腔有任何阻碍,所以我一直认爲章儿的技术是很棒的。
我以前也遇见过一个Deep throat很棒的女孩子,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原来性是这样的美好,可惜我只和她做过一次,具体说是两次。在一个下午做的,当时做完后,她很依赖的依偎在我的胸口,但是被我有意识的闪躲,我还清楚的记得她当时脸上的失落。走出房门后,我在前,她在后,一直走到车站,互相说了一句再见,就永远也沒有见过。
和章儿在一起,其实在开始的时候,我就以爲我们的关系很快的结束,和我往常的女孩子一样,却沒有想到,前三次的做爱,只是我们的一个开始,而后面的故事,却是那么的长。

今天看了一本书,才知道杜鹃的別名叫子规,此外还有很多其它的名字。名字就像是每个人的代号,代表着所有自身的符号。很多人总以爲换了一个名字,就可以忘却了现在所有的,可实际上,到最后你才会发现,你还是你,沒有什么改变。
我和章儿认识后,她每隔一晚上就会过来陪我,其馀的时间就陪他男朋友。
也就是说,我们一起拥有着章儿的身体,如果我是一,三,五,那么他就是二、四、六。虽然听起来总是那么別扭,可事实上生活一直在继续,在当时谁也沒有现异常,如车轮般像前推进。
每次做爱前,我都会和章儿在一起热吻,然后脱光衣服,身体纠缠在一起。
有一次,我说我们玩点刺激的吧,告诉章儿准备用绳子绑住她的手脚,然后再做爱。章儿答应了,我却找不到绳子,最后临时想出办法,解开鞋带,绑在章耳的手脚上。想象很美好,但是做爱时候很別扭,至少在换体位上感觉很困难,最后把脚上的鞋带解开,这样双方都有了自由的发挥。
在章儿之前,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也玩过捆绑游戏,当时用的是她的内衣,她翘着屁股,趴在我的面前,眼光望去,粉红的私处有几根黑色的毛发。她的毛毛不是很多,应该是我见过最少的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白虎。
我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,会感觉她的收缩,我不能不承认她的紧缩性是来源于她平时做爱很少。
她告诉我她有个男朋友,在高中谈的,不过分手了,读大学不在一个城市,但是放假会在一起做爱。她的第一次把身体交给他是在高中时代,而大学时代的性爱次数是很少的,她现在已经工作了,一个不错的单位,主要是有个不错的老爸。
她还告诉过我,他们曾经玩过用棒棒糖放进她的下面。我听到后有点激动,告诉她,我也要玩。她答应了。所以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就在包带了一个棒棒糖,后来她取出来交到我手上,我一点点的塞进她的下面,最后看着棒棒糖完全进入她身体,最后只剩下一个细细的小柄。我轻轻的抽动,她脸上露出异常的表情。来回几下后,我感觉不是很过瘾,就找了一个小黄瓜,洗幹净后,用套套包住,塞进她的身体,这次的动作更轻。
后来我让她自己动作给我看,她很听话,不过我最后发现我对所谓的SM,是沒有很大兴趣的,所以就再也沒有和她做过类似游戏。事实上在做捆绑游戏的时候,我用她的腰带抽打着她的屁股,不是很重,主要是担心她痛,虽然她说不痛,但是我仍旧沒有用力,由此可见,我还是一个好男人。
后来我总结了,痛苦的根源在于你太好,所以就是你想不停的更换姓名,你还是你,本质是不会改变的。
和章儿在一起的日子,每天她来找我,我都会去车站接她,然后一起进入房子,再然后就在一起做爱,再然后就搂在一起睡觉,一直到天亮,我再把她送到车站,看着她离开我。有一次,我送章儿走后,就收到她的信息,她告诉我,我的好她永远都会记得。这让我很感动,但是沒有告诉过她,她不知道。
我和章儿做爱的时候,我喜欢她骑在我身上,她的屁股扭动的很厉害,这让我能清楚感觉到她身体部位。有一次,她一边做一边对我大叫,我要做你老婆,我要做你老婆。我沒有说话。后来她也不说,就一直在那动,最后我软在她的身体,她趴在我的身上,谁也沒有说什么,最后进入梦乡。
我是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。
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她是一个相信爱情的人。所以她会不停的做爱,而且和不同的人做爱,她说她只想通过做爱来找一个真正爱她的人。而我和她一样,也在不停的做爱,和不同的人,可目的大家却是相差很远,我只是通过做爱来证明爱情的虚无。
我们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东西,我对她说,如果有人知道你是一个喜欢做爱的空姐,会掉下眼球的。她的外表很甜美。她对我说,那么你呢,我沒有说话。
她也有一个男朋友,她男朋友有淫妻情节,每次做爱都扮演她的同事,同学或者邻居来和她做爱。有时他们还扮演古代的老爷和小妾,或者小叔子和大嫂。
他们需要爱的激情,至少在做爱上是这样。他们在公园做过一次,她对我说,她完全沒有感觉。
我也在公园做过,和一个娇小的女孩子,那次她有备而来,在我准备进去的时候,她从包拿出了一个套套,然后才让我进入她的身体。那时天色已黑,我们在一个公园,采取的是传统的男上女下,她把衣服铺在上面。我感觉很刺激。
在之前的几天,在公园,我还在她的口出了一次。当时我问她有沒有口过,她说沒有,我告诉她现在大家都这样做,就按了下她的头,她很自觉的低下头,含住我的下面,上下吞吐,技巧不是很好,但是刺激的感觉充斥着我的整个身体。
当时我们坐在长凳上,中间还有好几个人过去,看起来都是情侣,在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爱抚或者做爱。每次有人经过的时候,我都示意她不要动,她就紧紧的含住我的下面,等人走后,继续运动,最后喷射在她口中。她有一个男朋友,不过已经分手。也做过一次一夜情,她说什么姿势都做了,就是沒有用口。
我和章儿也在公圆做过一次,当时还是白天,也在树林,不过树木很稀疏。不远处还有一对男女,女孩子趴在男孩子的腿上,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孔,外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。我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就让章儿趴在我的两腿间。当时气氛很激情,但是最后我沒有出来,那对男女走后,我们还路过他们坐的地方,留下几张卫生纸,太沒有公共意识了。
后来章儿已经很倚赖我了,我对她说,如果你要和他做爱必须要得到我的同意。本来是一句戏言,章儿却是当真了。有一次晚上,我正和我老婆在床上的时候,章儿打来电话,我吓了一掉,赶紧关掉。早上打开电话看到章儿的短信,她说你不接电话,就別怪我了。原来是他要和章儿做爱,章儿向我申请。后来我问章儿做了沒。章儿点了一点头,还说帮他用口了。
每天都有新的爱情生长,也会有旧的爱情死亡。爱情就像是人的生命一样,有开始,就有结束,所以万事万物,都不能逃脱命运的诅咒,爱情也一样。法国大革命的时候,有句着名的口号叫作:越是要做爱,越是要革命;越是要革命,越是要做爱。可见性爱的本身已经完全超越肉体的束缚,可以涵盖很多领域。
和章儿做爱久了,就会想很多做爱的花样。我对她说:「我再找一个男孩子吧,我们一起弄你。」
当时我正在她的身体,她微闭着双眼,羞红的脸腮轻柔的对我说:「那你找。」
我说:「好啊。」
我就把一个手指伸进她的口中,她顿时很贪婪的舔吃着,从我的一个手指舔到另一根。
有另一个女孩子曾经舔吃过我的脚趾,她很爱我,最后爱到想完全霸占我,所以我离开了她。那次她来红了。当时我躺在床上,她激情的在我脸上亲吻,随后滑落在我的胸上,再到小腹,包括我的两腿之间,顺着我的双腿,最后一一的含住我的脚趾。我感觉全身都飞了起来,但是我的下面却是软软的,她事后也问我爲什么会是软的,我也答不上来,只好对她说,那是因爲別的部位太舒服了。
章儿还有一个姐姐,比她大两岁,不过我沒有见过。在做爱的时候,我经常对她说,要不叫你姐姐一起。她每次都会反过来对我说,把你老婆叫上,我们一起。她知道我不会让她见我老婆的,她很好奇,有好几次要看她的照片,但是都被我拒绝了。
我不认爲这是个错误,也许现在对于她所有一切都是一个幻想,随时可以破灭,如果她见到一个具体的影子,就会有一个真实的假想敌,到时一切不可收拾的时候,对于所有人都是一个痛苦,包括她在内。
章儿认识我以后,很快换了个新工作,她的同事还有一次见过我,对她说,你男朋友很帅啊。章儿对我说这些的时候,脸上很幸福。我的心情却是很不好。
章儿的新工作制服很好看,上身紧紧的,下身是个好看的短裙,我看到她的制服就对她说,我要你穿着这个和我做爱。在床上,章儿从裙子脱掉内裤。我让她趴在我的身前,从后面掀起她的裙摆,露出她的屁股和一抹丛林,我拍打着她的屁股进入她的身体,她回应着我的动作,会不停的回头向我抛色色的眼神,晃动着她的小屁股。
本来以爲一切都是这样发展,却沒有想到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,改变了整个的生活节奏,我和章儿的关系出现了认识她以后最后的裂痕。

好几年前我有一个爱好,就是写小说,其中有一篇写了一个古代的妓女,她每天晚上辛勤工作,白天就在院子晒日光浴,下身当然赤裸,毛也沒有了,早就自己修剪光了,这样可以治愈妇科病,还不用打针吃药,相当的环保。
后来又多了一个爱好,就是收集小说,昨天在ebook下载《巨豆图书馆》,金币竟然用光了,后来想进原创论坛都进不来,最怒的是,小说解压出来竟然是坏的,看来所有的事情在它的发展过程中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另一面,生活总充满着变数,随机数学是很好的读本,建议有兴趣的朋友去读一下。
章儿很喜欢我的那一篇小说,每次更新出来,都会第一个去留言。她还喜欢看我收藏的小说,读到情浓处,双腮嫣红,会不停的看我,媚眼如丝。
我用手轻轻的放在下面,感觉已经很湿润了,有时候会在面抽动几下,但是时间不长,最多的时候,是在外面轻轻的捏弄,最后手指上全是水水。
在做爱的时候,我会把粘有水水的手指放进她的口中,模拟另一个男人停在她身体。
开始章儿同意我叫一个男人一起爱她,后来只同意我和他男朋友一起爱她,当然这只存在做爱的过程中。
事后我沒有问过她,我好象沒有这样的欲望。所有的欲望只在做爱的过程升起,最后又在做爱的尾声湮灭。也就是说在沒有做爱的时候,我是一个好人,在做爱的时候,我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。
斑竹kutt也是一个好人,在我金币被扣完后,他安慰了我,给了我几个金币,证明了他是一个好人。我也是一个好人。证据是:我曾经用行动证明了我好人的本质。
有一次,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子,但是沒有见过面,她的声音很好听,让人有暖洋洋的感觉,后来我就约她一起做爱,她答应了。
我见到她的时候,顿时很失望,她是我见过长相最差的,很胖,沒身材,很丑,无相貌。后来有一个朋友说,声音好听的女孩子,长的都不怎么样,我对此深感贊同。
在我的那张双人床上,她把我奸淫了。
她骑在我的身上,肥大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动,我闭上了眼睛,希望这一刻即快结束。等她发洩完后,马上含住了我的下身,实话说,我当时除了有恶心的感觉,绝无他念。
很快她要求来第二次,被我拒绝了。本来第一次我就想拒绝她,但是爲了不伤害她,我还是承受了,这说明我是个好人,第二次我拒绝了她,说明我好的还不够纯粹。任何纯粹的东西最后死亡的都比较早,所以我拒绝纯粹。
她有一个男朋友,好象还是军队的,从那一次后,我再也沒有和她联系过。
我还进过一个女孩子的屁屁,但是也不是那么纯粹。事情是这样的。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聊了20分锺,我们就一起约好做爱。
后来我们进了学校旁边的宾馆,她很小心,说她弟弟就在这个学校读书,担心被他看到。
在房间,她吃了我的下面,技术还好,她说是她以前的男朋友教她的,我们在做的过程中,还转战到浴室,在那我进入了她的屁屁,她也同意了,但是进去后,她大叫起来,说很疼,我就动了几下,很快出来了,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。
她在和我做的时候表现很主动,我想主要是好久沒有做了吧,她和男朋友分手有一段时间了,她说她很喜欢做爱。她现在还是一个学生,读大四。她告诉我她们宿舍还有个女孩子的口号是,让所有男人都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本来我想把她发展成一个很好的对象,用来一起做3P呢,但是她后来的举动让我很反感,所以就沒有做成。不知道这对她来说,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具体事情是这样的:
做完后,她竟然从包拿出了一根烟,自顾自的吸起来,这让我很反感。我不抽烟,更不喜欢抽烟的女人,何况是一个在我面前光着身子抽烟的女人,我可以看到她的奶子挺在胸前,可以看到小腹下面浓密的毛毛,如果想看,更能看到两腿之间女人的秘密。可所有一切被她破坏了,大煞风景。所以当时很快就匆匆告辞了。
她后来还给我信息,问我能不能再继续。我想她那天应该是想做爱了。但是我拒绝了她。从这方面看来我好象又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。
我也进过章儿的屁屁,也是在她同意以后,不过也只进去了一小段,我担心她太疼了,事实上她并沒有说疼。这从另一个方面说,我在做爱的过程中,确实也具有好人的一面,至于纯粹与否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后来章儿对我说,我是第一个进她屁屁的人,我很高兴。
和章儿做的久了,就喜欢玩一些花招,我在做爱的时候,就问她,是不是在和爸爸在做爱,她就在那叫着「和爸爸在做爱」,我就说那妈妈呢,是不是被邻居大叔插着呢,她也很快的回应着,「就是呢,妈妈被插着呢。」我说你经常回家,是不是被爸爸上呢,她就很细节的回应着我。
我们经常做这样的角色变换游戏,乐此不疲。
另一个女人就不喜欢这样的游戏。
她是我做爱对象中年龄最大的,当时我26岁,她36岁。她那天穿着一个紫色的内衣,那是我事先交代她的,让她穿着性感的内衣来见我。
我和她做第一次的时候,只是单纯的运动,沒有什么好说的。我还和她做过第二次,那是第一次结束后的一个星期,她又打电话叫我,说是感觉我很好,主要是谈吐方面。
我现在认爲,她的心中我一定好的很纯粹。
那次我躺在床上,看着她一上一下的吞吐着我的下面,想起她告诉我她还有个10岁的儿子,感觉很兴奋。我还在视频见过她和她的儿子,小家伙长的虎头虎脑。如果他要是知道,我曾经和他妈妈上过床,她妈妈在我的身下婉转呻吟会是什么反应。
她住在另一个城市,是坐火车来看我的。在火车上她和我发短信聊天,我们就商讨怎么做。
我说:「你一下车,我们就在车站做。」
她说:「好啊,不过会被人看见的。」
我接着说:「怕什么啊,谁看见,就让他一起加入好了。」
我们还说了好多做爱的方式。
其实做爱最重要的是做前的情绪,事实上,等你做的时候,才会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索然无味。
她的口淫水平让我很失望,我一直以爲年龄大点的女人,经验会丰富些,但是她证明了我的猜想是错误的。好几次她的牙齿都碰到我的下面,这让我对她很失望,不过时间长了,也就好了。这只能说明她老公平时对她教导不力。
她还告诉我,她是一个学校的语文老师,有一个男老师曾经勾引她,她告诉她老公,她老公说,那肯定是你平时发骚呢,她是笑着说的。
她的身材不错,凹凸有緻。她是第一次背着老公做爱,但是看不出有什么紧张情绪,女人如果心变了,和男人一样,都是很快忘却一切的。
章儿陪我的时候,我会说我要惩罚你。她说爲什么,我说因爲你陪他了。
那她说,你想怎么样呢。我说,我要射你嘴面。她点点头同意了。在做爱结束的时候,我会对她说,快点,我快出来了。她很快的起身,含住我的下面,让它在面喷洒,一滴不剩。
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聊过纯粹的话题,她告诉我,她本身就是纯粹,换句话说,她的一切行爲都很纯粹。
她告诉我,她和她老闆做爱,虽然那个男人的年龄可以做她的爸爸。他把她关在一个房子,然后脱光她的衣服,用各种姿势来享用她的身体,就这样呆了一个星期,得到一笔钱。她说这纯粹是爲了钱。
她还告诉我,她每天都在房间高潮的大叫,那种痛快充斥着每个细胞,每次他进入她的身体,她就会想象是人民币塞满了她下身的通道。她说她很纯粹,完全是爲了钱。
她还有另一个纯粹的地方,她有很多性玩具,那是她老公买给她的,每天都会轮流塞进她的身体,她的下身很润滑,禁不住挑逗,水水就会打湿她的内裤。
她老公会爲她用口,直到她筋疲力盡高潮的到来嘎然而止,她还说她的一切都很纯粹,是爲了爱。
我告诉她,你是一个好人。
世界上有很多好人和坏人,夹杂着很多的纯粹与不纯粹,历史的前进,总在人的一念之间,人生也未尝不是,我和章儿的关系一直伴随着生命在前行,对于我们,经历越多,就会有越多的不纯粹,最后每一个人都从一个好人,变成了一个不纯粹的异思想者。

【完】